首页 > 中药学 > 经方学堂  > 正文 

拨开迷雾用对白虎汤,看张锡纯如何指点迷津

经方学堂 3小时前

拨开迷雾用对白虎汤,看张锡纯如何指点迷津

原创: 刘建 中医出版

导读:张锡纯对于《伤寒论》的研究运用,堪称一代经方大师。其对于伤寒的学术贡献主要有: 一是主张衷中参西释《伤寒》,二是六经为纲诠方证,三是联系临床证经文,四是应用经方贵变通。 锡纯倡导“师仲师之意,而为之变通”,接下来让我们一睹张老先生的风采吧!

拨开迷雾用对白虎汤,看张锡纯如何指点迷津

论白虎汤及白虎加人参汤之用法

白虎汤方三见于《伤寒论》。一在太阳篇,治脉浮滑;一在阳明篇,治三阳合病自汗出者;一在厥阴篇,治脉滑而厥,注家于阳明条下谓:苟非自汗,恐表邪抑塞,亦敢卤莽而轻用白虎汤。自此说出,医者遇白虎汤证,恒因其不自汗出即不敢用,此误人不浅也。

盖寒温之证,邪愈深入则愈险。当其由表入里,阳明之腑渐实,急投以大剂白虎汤,皆可保完全无虞。设当用而不用,由胃实以至肠实而必须降下者,已不敢保其完全无虞也。况“自汗出”之文惟阳明篇有之,而太阳篇但言脉浮滑,厥阴篇但言脉滑而厥,皆未言自汗出也。由是知:其脉但见滑象,无论其滑而兼浮、滑而兼厥,皆可投以白虎汤,经义昭然,何医者不知尊经,而拘于注家之谬说也。

特是白虎汤证,太阳、厥阴篇皆言其脉,而阳明篇未尝言其脉象何如。然以太阳篇之浮滑、厥阴篇之滑而厥比例以定其脉,当为洪滑无疑。夫白虎汤证之脉象既不同,至用白虎汤时即不妨因脉象之各异而稍为变通。

是以其脉果为洪滑也,知系阳明腑实,投以大剂白虎汤原方,其病必立愈。其脉为浮滑也,知其病犹连表,于方中加薄荷叶一钱,或加连翘、蝉蜕各一钱,服后须臾,即可由汗解而愈(此理参看三期第五卷寒解汤下其理自明)。其脉为滑而厥也,可用白茅根煮汤以之煎药,服后须臾厥回,其病亦遂愈。此愚生平经验有得,故敢确实言之也。

至白虎加人参汤两见于《伤寒论》。一在太阳上篇,当发汗之后;一在太阳下篇,当吐下之后。其证皆有白虎汤证之实热,而又兼渴,此因汗吐下后伤其阴分也。为其阴分有伤,是以太阳上篇论其脉处,但言洪大,而未言滑。洪大而不滑,其阴分可知也。至太阳下篇,未尝言脉,其脉与上篇同,又可知也。于斯加人参于大队寒润之中,能济肾中真阴上升,协同白虎以化燥热,即以生津止渴,渴解热消,其病自愈矣。

独是白虎加人参汤宜用于汗、吐、下后证兼渴者。亦有非当汗、吐、下后,其证亦非兼渴,而用白虎汤时亦有宜加人参者。其人或年过五旬,或气血素亏,或劳心劳力过度,或阳明腑热虽实而脉象无力,或脉搏过数,或脉虽有力而不数,仍无滑象,又其脉或结代者,用白虎汤时皆宜加人参。至于妇人产后患寒温者,果系阳明胃腑热实,亦可治以白虎汤,无论其脉象何如,用时皆宜加人参。而愚又恒以玄参代知母,生山药代粳米,用之尤为稳妥。诚以产后肾虚,生山药之和胃不让粳米,而汁浆稠黏兼能补肾;玄参之清热不让知母,而滋阴生水亦善补肾也。况石膏、玄参《本经》原谓其可用于产乳之后,至知母则未尝明言,愚是以谨遵《本经》而为之变通。盖胆大心小,医者之责。凡遇险证之犹可挽救者,固宜毅然任之不疑,而又必熟筹完全,不敢轻视人命,为孤注之一掷也。至方中所用之人参,当以山西之野党参为正。药房名为狮头党参,亦名野党参,生苗处状若狮头,皮上皆横纹。吉林亦有此参,形状相似,亦可用。至若高丽参、石柱参(亦名别直参),性皆燥热,不可用于此汤之中。

按:白虎汤、白虎加人参汤皆治阳明胃实之药,大、小承气汤皆治阳明肠实之药。而愚治寒温之证,于阳明肠实大便燥结者,恒投以大剂白虎汤,或白虎加人参汤,往往大便得通而愈,且无下后不解之虞。间有服药之后大便未即通下者,而少投以降下之品,或用玄明粉二三钱和蜜冲服,或用西药旃那叶钱半,开水浸服,其大便即可通下。盖因服白虎汤及服白虎加人参汤后,壮热已消,燥结已润,自易通下也。

以上内容选自《张锡纯论伤寒》

拨开迷雾用对白虎汤,看张锡纯如何指点迷津

张锡纯是继任丘扁鹊、河间刘完素之后沧州第三位对中国医学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医学家,其《医学衷中参西录》迄今发行已逾50万册,为近代任何一家之言所不及,至今在中国医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学术地位和影响。

《张锡纯论伤寒(修订版)》一书作者,刘建教授说: 余数年前编撰《张锡纯论伤寒》一书,时光荏苒,拙作售罄。本次再版,在张氏《医学衷中参西录》第七期1~4卷伤寒论讲义内容的基础上,除在每条原文之后附以提要、释义内容外,并在张氏六经辨证部分后,附以七期5卷张氏伤寒、温病论 文;为便于学者深入研究张氏学术,书后增加了张锡纯大事年表。

经方学堂

经方学堂,分享经方精彩文章,推荐经方家学术学说,经方经典医案

+关注
粉丝 0
浏览量 0

0评价

卧卧

你的校园头条都在这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