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人生 | 我们都该缅怀他——顾方舟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1月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图/央视新闻


顾方舟是浙江宁波人,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1955年于苏联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研究生毕业。


顾方舟把毕生精力,都投入到消灭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这一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的战斗中。1958年,他在我国首次分离出“脊灰”病毒,为免疫方案的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上世纪60年代初,他研制成功液体和糖丸两种活疫苗,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同时提出采用活疫苗技术消灭“脊灰”的建议及适合于我国地域条件的免疫方案和免疫策略。




//
童年埋下学医的种子
//



1926年,顾方舟出生于宁波。他的童年生活颇为不幸。父亲顾国光在他4岁时不幸染病去世了。为了养家糊口,顾方舟的母亲周瑶琴辞去教师职业,只身赴杭州学习刚刚兴起的现代助产技术,留下年幼的顾方舟交由外婆照顾。



1934年,周瑶琴于杭州广济助产职业学校毕业,带着顾方舟北上天津,在英租界挂牌开业,成为职业助产士。租界里的日子很艰难。地痞滋事、流氓敲诈,警察还借保护之名行勒索之实。一次警察来勒索,恰巧被顾方舟看见。警察走后,看着顾方舟恐惧和愤怒的目光,周瑶琴叹了口气,摸着他的头说:“儿子,你要好好读书,要争气。长大了,你要当医生。当了医生,我们就不用求别人了,都是别人求你救治。”


这句话在他的心中,悄悄种下了一颗从医的种子: 我要争气,我要听妈妈的话,当医生!




//
投身公共卫生事业
//



1944年,顾方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大学医学院医学系。在这里,他遇到了严镜清先生。严镜清先生早年赴美留学,归国后是享有盛誉的公共卫生专家。


当时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刚刚起步,国人对公共卫生很陌生:厕所沿街沿河而建,粪便尿溺时常满溢;河水拥有饮用、洗衣、除垢、排污等多重用途;水井与厕所比肩而设,平时村落就垃圾遍地、臭气熏天……卫生环境的恶劣直接导致疾病的流行,死亡率之高令人咋舌。严先生常常讲着讲着,眼眶就红了, 也忍不住地潸然泪下。


大学毕业后,顾方舟放弃当一名医生,转而进行病毒学研究,投身公共卫生事业。他认为,当医生固然能救很多人,可从事公共卫生事业,却可以让千百万人受益。


20世纪50年代,有一种病在国内流行很厉害,这就是脊髓灰质炎,它可能引起轻重不等的瘫痪,俗称小儿麻痹症。这种病多发于七岁以下的儿童,有些孩子可能因此手不能动了,有些可能不会走路了,最严重的是没办法自主呼吸,而且一旦得病就无法治愈。



有个家长背着瘫痪的孩子过来找顾方舟说:“顾大夫,你把我的孩子治好吧,他以后还得走路,参加国家建设呢。”


他当时只能遗憾地回答:“太抱歉了,我们对这个病还没有治愈的办法。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到医院去整形、矫正,恢复部分功能,要让他完全恢复到正常不可能。”他看到那个家长的眼神马上黯淡了下来。



//
他和同事曾以身试药
//



1959年,顾方舟一行人去苏联考察学习脊灰疫苗的情况时,“死”“活”疫苗两派各持己见,争执不下,我国选择哪一种是对的,没有人能解答。


若决定用死疫苗,虽可以直接投入生产使用,但国内无力生产;若决定用活疫苗,成本只有死疫苗的千分之一,但得回国做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顾方舟判断,根据我国国情,只能走活疫苗路线。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我国不能走死疫苗技术路线,要走活疫苗技术路线。


不久,卫生部采纳了顾方舟的建议。1959年12月,经卫生部批准,中国医学科学院与在北京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协商,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顾方舟担任了组长。


顾方舟制订了两步研究计划: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在临床试验中,顾方舟和同事决定自己先试用疫苗。冒着瘫痪的危险,顾方舟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一周过去后,顾方舟的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


不过,成人本身大多就对脊灰病毒有免疫力,必须证明这疫苗对小孩也安全才行。望着已经进展至此的科研,顾方舟咬了咬牙,决定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



他不敢让妻子得知这件事,只能偷偷给孩子服用疫苗,独自承担可能面临丧子的巨大压力。但纸里包不住火,妻子还是得知了这一消息。她“质问”顾方舟是不是真的,顾方舟只好小心地承认了。让他欣慰和感动的是,妻子不但没有怪罪他,还宽慰他儿子一定会平安的。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这些初为人父母的年轻人,可能度过了一生中最煎熬的十天。


测试期慢慢过去了。面对着孩子们一张张依然灿烂的笑脸,顾方舟和同事们喜极而泣、相拥庆祝:努力没白费,疫苗是安全的!


随即更大规模的II期试验开展,2000人,试验成功。最后III期试验在北京上海等11座城市开展,1960年,试验成功!临床试验圆满成功,表明顾方舟研究的疫苗可以投入生产、给全国儿童服用了。



//
发明糖丸 解决疫苗运输问题
//



早在1958年,卫生部派顾方舟去苏联考察死疫苗的生产情况前,政府就考虑到了疫苗的生产问题,决定在云南建立猿猴实验站。1959年1月,将卫生部批准正在筹建的猿猴实验站改名为医学生物学研究所,以此作为我国脊灰疫苗生产基地。


生产基地的建设面临着设计资料少、交通运输困难、物资紧缺、苏联撤走所有援华专家的困难。


顾方舟后来说:“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儿,就说:‘行!虽然有困难,但是能够克服的,一定努力干!’”九个月后,有19幢楼房、面积达13700平方米的疫苗生产基地,终于建成了。


试生产成功后,全国正式打响了脊灰歼灭战。1960年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在全国十一个城市推广开来。经过广泛的调研,顾方舟等人很快掌握了各地疫苗使用情况。投放疫苗的城市,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面对着日益好转的疫情,顾方舟没有大意。他敏锐地意识到,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另一方面,疫苗是液体的,装在试剂瓶中运输起来很不方便。此外,服用时也有问题,家长们需要将疫苗滴在馒头上,稍有不慎,就会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


怎样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顾方舟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很快,闻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



除了好吃外,糖丸疫苗也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存期——常温下能存放多日,在家用冰箱中可保存两个月,大大方便了推广。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运输: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中!


这些发明,让糖丸疫苗迅速扑向祖国的每一个角落。1965年,全国农村逐步推广疫苗,从此脊髓灰质炎发病率明显下降。1978年我国开始实行计划免疫,病例数继续呈波浪形下降。




//
中国成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
//



此后顾方舟继续从事着脊髓灰质炎的研究。1981年起,顾方舟从“脊灰”病毒单克隆抗体杂交瘤技术入手研究。1982年,顾方舟研制成功“脊灰”单克隆抗体试剂盒,在“脊灰”病毒单克隆抗体杂交瘤技术上取得成功,并建立起三个血清型、一整套 “脊灰”单抗。


1990年, 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规划开始实施,此后几年病例数逐年快速下降,自1994年9月在湖北襄阳县发生最后一例患者后,至今没有发现由本土野病毒引起的脊髓灰质炎病例。


2000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证实,中国本土“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成为无“脊灰”国家。当时,“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在卫生部举行,已经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2年,中国免疫学会向顾方舟颁发终身成就奖。这位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工作奉献了一生的老人,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尊重和赞美。



网友评论

半城花火: 治病还好吃,一直很思念这个糖丸的口感。


阿观小碗: 糖丸很好吃,我身体很健康!谢谢您,一路走好!


天上的那个月亮呀: 小时候超级爱吃!甜甜的凉凉的,医生阿姨从一个黄色的保温桶里面拿出来白色的一小粒,简直就是去医院的动力啊!!!


狼堡帅羊羊: 糖丸真的很好吃。老先生也真的很伟大。


夏日情缘love1992: 那是我记忆中最甜的味道,谢谢您。


changyilike: 那个糖丸确实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糖丸了。


我需要只猫咪: 糖丸爷爷再见。






精选推荐




2019新年贺词丨勇担责任,与新时代同行!

一周新闻 | 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资助育我成长 | 我院李增名同学作品《那年那事》荣获“助学·筑梦·铸人”主题宣传活动音频优秀奖

生活中的化学 | 暖宝宝里蕴含着哪些化学奥妙?



< END >


石油化工学院食品学院官微

转载自网络

> > 责编 | 杨

> > 审核 | 周本卫

长摁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带来常大石化院更多最新资讯

4评价

卧卧

你的校园头条都在这里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