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本生动、精彩的传记中,大卫•斯图尔特(David Stewart)将美国第三任副总统阿伦•伯尔(Aaron Burr)描述为一个大胆、或许有些自欺欺人的人物。在美国历史上最早、最脆弱的几十年里,伯尔动摇了美国的根基。 1805年,美国还不到20岁,还是个未成形的婴儿。政府由几百人组成。辽阔的边疆吞噬了一支只有3300名士兵的小分队。在购买路易斯安那州之后,甚至没有人知道美国西部的边界在哪里。分裂主义情绪在新英格兰和阿巴拉契亚山脉以外地区爆发。 在1800年的总统选举中,伯尔向自己的竞选伙伴杰斐逊发起挑战。1804年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与伯尔的决斗中死亡,他被控谋杀,但他有了一些大梦想。他想象着新奥尔良的起义,西班牙对墨西哥和佛罗里达的私人入侵,以及一个在墨西哥湾崛起的伟大帝国,当美国西部脱离联邦时,这个帝国将会膨胀。两年来,伯尔一直在追求这个大胆的梦想,他得到了军队总司令、西班牙国王的一名有偿代理人以及包括安德鲁·杰克逊在内的其他西方领导人的支持。当陆军参谋长出卖伯尔时,杰斐逊终于醒悟过来,命令以叛国罪起诉伯尔。 这场审判以美国历史上最好的律师、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JohnMarshall)、杰斐逊的远亲和老对手为代表。这变成了一场关于国家身份的争论:是否应该牺牲个人权利来惩罚一个挑战国家存在的政治叛徒?在这场政治哲学的揭示性逆转中,杰斐逊支持政府权力凌驾于个人权利之上,而马歇尔则选择保护美国最臭名昭著的被告。通过隐藏证据、诉诸法治、利用政府案件的漏洞,伯尔赢得了自由。 后来,伯尔前往欧洲,推行一项同样离谱的解放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的计划,但没有找到欧洲的资助人,之后,他回到美国并度过了一个无悔的晚年。 斯图尔特生动地描述了伯尔动荡的生活,对这个努力自我定位的全新国家进行了罕见而又令人大开眼界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