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人类造成的灭绝正在向我们全面逼近。正如杰出的科学记者伊丽莎白·科尔伯特所说,自从人类在出现地球上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尽我们所能地杀戮。最开始是乳齿象,巨型树獭,不会飞的大鸟,长毛犀牛,然后是鲸鱼,大猩猩,老虎,水牛等等。人类这么做的第一个原因是无知。原始人类一直不知道他们正在破坏他们赖以生存的资源,直到他们不得不离开。今天我们知道了真相。 这个真相就是,我们无处可去。这本书详细而引人入胜地描述了我们对地球做了什么以及我们是如何做的。从海里的鱼到冰上的北极熊,全都倒下了。为什么?任性的无知、愚蠢和邪恶会毁了明天。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我们把大大小小的各种生物都消灭了呢?我们不需要他们。我们有我们的猪、牛和鸡。我们种植玉米和大豆。没错,小狐狸很可爱,狮子很雄壮。但是我们有动物园和保护区。看过几头大象之后,你就不需要看到一大群大象了。) 这是政府高层和大型企业领导的观点,他们主要关心的是怎样保持权力和提高利润。但问题是:以目前物种灭绝的惊人速度,我们可能只剩下几乎贫瘠的海洋、发育不良的矮树丛、被破坏的生态系统和相互残杀的饥饿的人类。再加上全球变暖和绝望的领导人四处投掷核弹,是的,天要塌下来了。 好了,痛骂一顿吧。我想谈谈一些关于这本书精彩的地方,它是如此的易读,充满了知识,幽默和那种点亮书页的激情。科尔伯特把研究、采访和实地调查结合在一起,写成了一部可读性强、生动、信息量大的小说,这本书实在是太优秀了,她在2015年甚至因为这本书获得了普利策奖。 以下是一些笔记和摘要: “这本书是由多毛的两足动物而不是有鳞的两足动物写的,其原因是他们更多地与恐龙的不幸有关,而不是与任何一种哺乳动物的美德有关。”(第91页) “现在气候变暖的速度至少比上一次冰期结束时,以及之前冰期结束时快十倍。为了跟上步伐,生物必须迁移,或者以其他方式适应,而这种适应速度至少要比之前快十倍。”(第162页) 科尔伯特指出,在更新世时期(250万年前到11700年前),“气温比现在低得多”,主要是因为冰期往往比间冰期长。这意味着大多数生物可能无法应对高温,“因为气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换句话说,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加速的灾难。(第171页) 科尔伯特将红脚旋蜜雀描述为“我见过的最美丽的鸟”。(第178页)所以我很自然地用谷歌搜索了一下。它确实很漂亮。读者可能也想看一看。这种鸟的羽毛非常蓝,还有一些整齐的黑色羽毛相间,但是它的腿却是完全不协调的红色! 科尔伯特指出,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因为我们的全球运输系统正在把动植物运往全球各地。不像以前,大陆漂移使不同大陆上的动植物变得更近,现在动植物在同一个大陆上变得更近了。(第208页) 笑话一则:自然杂志发表了丹尼索瓦人存在的证据,因为在西伯利亚南部发现了一根富含DNA的手指,当时的报纸标题是这么写的:“向公认的史前历史竖起中指。”(第253页) 至于“争议”在例如北美、南美、西伯利亚、澳大利亚这些地方,是谁杀死了巨型动物,科尔伯特毫不讳言,最可能的嫌弃人就是——人类。至于尼安德特人,同上。见第十一和十二章。 她这么写道:“人类在尼安德特人最终灭绝之前,与他们发生了性关系。”她指出:“今天的大多数人都有4%左右的尼安德特人的血统。”(第238页)就我个人而言,我有3.8%的尼安德特人血统。 评论来自Dennis Littr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