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解决方案存在的问题 印度各州已经制定了气候适应战略,要求在行为上做出重大改变。例如,南部卡纳塔克邦制定了一项计划,建议增加雨水收集装置的使用,在农业上更广泛地采用滴灌和洒水灌溉,更严格地限制钻井,改善污水管理,以防止水体和含水层受到污染。 但专家表示,这些计划实施起来将极其困难和昂贵,即使实现了,也将是不够的。 印度需要彻底改变其用水方式。该国干旱地区将不得不在农业以外的行业创造就业,而目前农业雇佣了近一半的劳动力。城市需要建设现代化的供水和污水管道网络、污水处理设施和湿地,限制发展,并在水道沿线增加防洪设施。 但是阿育王生态与环境研究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斯里尼瓦桑(Veena Srinivasan)说,处理不稳定的水资源供应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增加储存。这可能意味着从小规模的、私人的努力,如收集屋顶上的雨水放到到集中的、大规模的水坝、运河和水库。 联邦政府一般倾向于后者。最明显和雄心勃勃的例子是印度河流互联工程,这是一个耗资5.5万亿卢比(800亿美元)的土木工程项目,将印度60多条河流连接成一个网络。他们的想法是,政府可以消除数千英里范围内的不平衡,使水从该国一侧洪水泛滥的地区流向另一侧的干旱地区。 这一概念可以追溯到19世纪,但受到推动是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促进批准第一阶段开始的。批评人士说,这是在做傻事,它更多是受对一个良方的政治需要推动的,但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它会奏效。 斯里尼瓦桑(Srinivasan)说,在印度这样一个大而分散的国家,任何广泛可行的战略都需要地方一级更好的水资源管理。这意味着要在水箱中收集和过滤雨水;修复湖泊、池塘和河流; 用它们来补给含水层。她说:“你必须依赖地下水,这意味着你必须找到管理地下水的方法。” 班加罗尔的污水奇迹 三月初的一个早晨,维什瓦纳特·斯里坎塔亚(Vishwanath Srikantaiah)带领我参观了雅库尔湖(Jakkur Lake)。雅库尔湖位于班加罗尔,是一个呈碗形的针形水体。 55岁的斯里坎塔亚以前是一名土木工程师,现在成了一名水资源活动家,在卡纳塔克西南部日益膨胀的大都市里,他被称作是“禅宗雨人”。他身材苗条,身高1.93米,蓄着浓密的胡须,留着长长的波浪状灰白头发,看上去很符合身份。 沿着东北海岸,他走下环湖的步道,走上一条通往周围湿地的小径,那里有一片明亮的绿色灌木丛,里面有香蒲、风信子和鳄鱼草。 沿着小路走了大约一百码,他指着草地边上的一条沟渠,那里有一股潺潺流水注入湖中。他说:“你可以看到水是绝对清澈的。”几天前它还是未经处理的污水。 班加罗尔大部分的水是从城市以南大约100公里的考维利河(Cauvery River)里抽取的(优化表达)。但是也有大约40%的居民依赖地下水,这大部分来自城市中成千上万的水井。不断增长的人口对这一资源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原因是它吸收的速度超过了补充的速度,而且污染了补充它的水体。 斯里坎塔亚在1991年帮助班加罗尔成立了雨水俱乐部,帮助人们安装屋顶雨水收集系统。它们只不过是些开放的管道,收集落在倾斜屋顶低洼处的雨水,然后让它通过过滤器流入水箱。但是这些水可以被储存和使用,或者送到水井里补充含水层。斯里坎塔亚和他的妻子奇特拉维什瓦纳(Chitra Vishwanath),一位专注于生态设计的建筑师,后来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游说城市的公用事业部门在杰克库尔湖(Jakkur Lake)的边缘建立一个水处理厂。这里不断扩大的社区多年来一直污染着这个湖。 接下来是第五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