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没有商品价值,为何天然适合价值存储? 比特币使人类能够不通过商品来存储财富的方式,来为自己的财富保值,而不是用锁定有用资源的方式来达成此目的。这种全球性的、永久的、可触达的存储财富的方式正在为全球未来的经济形成一个坚实的基础。 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这是对其并持怀疑态度的人士喜爱谈及的。他们的论点通常如下:“比特币无法被作为货币使用,因为它没有同商品一样有任何内在价值。一样东西要成为可靠的货币,它首先必须被人们接受,并且具有一定的内在价值,有一定的商业用途,然后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变为一种货币。例如:因为黄金可被用于珠宝和电子产品中,人们自然而然地用它来存储价值。” 以前,比特币信仰者(Bitcoiners)已经就以上论调做出了数个有力的反驳:1)内在价值是主观的2)就抗审查的支付方式而言,比特币具有很好的内在价值。 在本文中,我认同比特币怀疑人士的论点。作为商品来讲,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但这对比特币(和世界其他部分来说)来说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01  对怀疑人士思维的剖析 对内在价值的强调由来已久。甚至亚里士多德写到货币的重要性时,认为货币应该“具有内在有用性并易于适用于生活的目的,如,铁、银,以及类似的东西。”对内在价值的强调这一想法持久流传并不奇怪——毕竟商品价值于人类而言是必要的这一状态已存在数千年之久,这对于加密货币的外行人士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尽管由来已久,但内在价值并不直接同货币功能相关。一种好的货币需要具备许多特质——便携性以及易交易性,稀缺性和存储价值的耐受度,便于划分为记账单位——但作为商品的价值这一特质并不在其列。那么为什么许多批评人士声称货币需要内在价值呢? 可能有以下两个主要原因: 惯性思维作祟 许多怀疑人士谴责比特币缺乏内在价值,是因为他们习惯于价值存储物同时也是商品。简单来说——他们仍然活在过去。很多人通过错误假设过往的趋势至今仍然有效,而对过往技术的改进提出论点。 事实上是,过往所有形式的价值存储物都具备实体形态,并不意味着新的价值存储物也是如此。互联网崛起之际,人们对于实体消费也有着类似的观点。此处有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位新闻周刊的撰稿人做出的滑稽结论,他认为由于我们过去一直依赖实体零售,故而它将不会被电商所取代。十年后,比特币怀疑人士所声称的货币需要是一个有用的实体商品这一论点,将显得同样荒唐。 事实上,历史表明,商品的价值远不能满足货币的要求。尼克.萨博在其经典著作《炮轰:货币的起源》开头中解释道,社会使用过其他“无用的东西”(译者注:即不被用作商品)来存储和交换价值。 下图中的玻璃珠子有很强的货币属性,它被用在整个非洲和北美的部分地区中交易,但几乎不被用作商品。由Yap人使用的Rai石头,是另一个作为价值存储物但不被用作商品的例子。 盲目迷信权威 如今,许多发声担忧内在价值的人的论点都可追溯到奥地利经济学家门格尔(Menger)、米塞斯(Mises)、以及罗斯巴德(Rothbard)。这些人非常强调货币的重要性及其对社会的影响。对他们来说,自其早期作品开始,商品价值和货币就是不可分离的。 门格尔的开创性作品之一《货币的起源》, 开篇即描述货币为“部分商品成为了广泛可被接受的交易媒介的事实”(见于该书第1页)。米塞斯之后在此理论上进行了进一步的建构。在《货币与信用理论》(The Theory of Money and Credit)一书中,米塞斯写道,“我们可能将那些既是商品又是货币的东西称为商品货币,将那些受制于一系列特殊法律法规的货币称为法币。”(见于该书第61页) 追随过往奥地利经济学家的思维足迹,许多批评人士将这些过时的思维框架用以攻击比特币。Niels van der Liden,比特币的第一批怀疑人士之一(当时比特币价格为77美分!),就以其缺乏内在价值为由而拒绝了比特币。他声称其不会成功因为,“它除了可被用来交易,人们无法用它做其他事情。”因此,他总结道,比特币无法作为商品亦无法作为货币。 对于早期的奥地利经济学家来说,商品和法币是仅有的两种可能性(在信用工具之外)。但时代已经改变了。在我们的数字时代,对商品和法币的区分已经失去了价值。很显然,比特币并不适用于这一二分法——它没有作为实体商品的用处,也不适用于任何法律。我们现在可以完全独立于法律地持有和交易数字货币。比特币地货币属性由内嵌于其代码的规则与逻辑来保证。通过这种纯粹的数字存在形式,比特币成为了一种不受物理世界束缚的货币。  02  比特币能解决硬性货币的悖论 事实上,如果怀疑人士做了足够的功课,他们将认识到米塞斯从内心来讲也是个比特币信仰者。他意识到了商品货币的内在问题,但视黄金为众多糟糕选项中最好的那个。在《货币与信用理论》一书中,米塞斯感叹道,即使是一个基于黄金的货币系统仍然受限于“相当多的缺点”,它们“不仅有对货币供需数量的波动,还有黄金产能条件的变化,以及工业需求的变化。”(见该书第238页)。 米塞斯正确地指出了货币的商品使用价值,使得其随工业需求与供应条件波动而产生价格紊乱这一问题。硬性货币(hard money)总是同独特的物理属性相关——在这个角度来看,黄金在多个不同行业中,令人难以置信的多功能性,放大了这种有害效应。 物理世界还带来了其他货币限制。自然界中发现的东西无法随着时间推移而规律性地分布。而比特币的可预测、周期性的释放使得人们可以对其未来几十年的供应量进行计算,这在数字世界之外是不可能的。 一个实体物品的供应量同样无法被审计。任何时候某人都有可能发现以前位置数量的黄金并迅速稀释其价值, 而现在的黄金持有者则并不知悉黄金供应量上的变化 —这类似于欧洲商人偷偷使贝壳通货膨胀而损害了非洲部落利益的过程。由于比特币的数字属性,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审计并知晓其供应量。 考虑到比特币的这些优势,生搬硬套奥地利经济学家在其历史时期给出的观点,是十分愚蠢的。他们并没有放下固有成见。 甚至他们意识到了其局限性并希望有比贵金属更好的形式的货币。新的情况需要新的理论基础——而比特币就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比特币使人类能够不通过商品来存储财富的方式,来为自己的财富保值,而不是用锁定有用资源的方式来达成此目的。这种全球性的、永久的、可触达的存储财富的方式正在为全球未来的经济形成一个坚实的基础。